1

我不敢再開手電筒,預備再討人嫌一次打電話給室友。我向前走了幾步,靠著窗邊舉起手機,天黑壓壓的並未提供什麼亮度。野貓的叫聲一聲接一聲,壓過了其他我能聽見的一切聲音,當我終於輸入完長達十位數的鎖屏密碼時,貓停止了嘶叫,之前的唱詞忽的又響起來了。怎麼越聽越清晰,我不可思議的揉揉耳朵。我的手彷彿早我一步一般牽引著我自己舉起手機,調亮,向前看。一張頭髮包裹著的人臉靠在我鼻子前笑盯著我。我慘叫一聲,身體大幅向...轉碼失敗!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!我們總是不想離開彼此的。這是路途的棲息點,是馬拉鬆的補充站,是峭壁上的洞穴,是四季變化中給人緩和的那一兩天。我想的不著邊際,冇有知覺的雙腿突然痛了起來,小橘正拿她的爪子撓我,我伸手想將她抱起,她卻急促的跑開。“要喝水嗎?我冇帶水瓶,等一等哦。”我拍拍腿腳站起,準備回宿舍拿水。小橘一改往常溫順的叫聲,反而慌亂無張的跑來跑去,我心中頓時著急,蹲下示意她過來。她一晃閃進樹叢消失不見。怎麼回事,我心中隱隱...